致XadSafe的广大用户和关心XadSafe的朋友们:

    2018年9月,我XadSafe团队在XadSafe2.6的基础上着手做新版,即内部的3.0,在完成所有代码的85%的时候,团队研发工作遇到了瓶颈:团队中的三位研发,都不擅长GUI界面,且用C语言做GUI界面比较繁琐。此时,研发团队中的虚空,偶然看到了AdF**作者开源了一份AdF**1.0的代码,经过大致查阅,与其作者即李某沟通,后达成初步合作意向:李某停止Ad***的后续研发工作,与我研发团队一起来完善XadSafe 3.0,经过了一个月磨合期后,李某正式加入XadSafe3.0研发团队。
    李某加入我XadSafe3.0研发团队后负责网吧控制端的GUI界面等研发工作,后因李某所编写的GUI界面与跟原本用C编写XadSafe3.0的调用、通信等部分很难对接。因李某的C语言只会写驱动,其擅长Delphi,因Delphi开发软件进展较C有先天性优势。出于长远性考虑,经团队评估后决定:将原XadSafe3.0的代码中所涉及IDC、网吧服务端等代码转为Delphi,经李某两个月的努力,做完IDC、网吧服务端等部分,却始终无法完美解决控制台中的GUI界面中部分问题。此后经过反复推翻重来,最终选择了Web方案,在调试驱动时,却发现某些问题始终无法解决,出于信任,虚空将XadSafe2.6中的驱动代码交与李某参考,并完成XadSafe3.0软件的公测版,所涉及XadSafe3.0中的除WEB代码外,所有代码都由李某个人存储、保管。相信有使用过XadSafe3.0的朋友,从网吧服务端的Web中也能看到,所涉及的界面如用C、Delphi等语言编写之难度。
    615事件,当日23时许,李某在我XadSafe内部研发群中留下俩句话:‘看到队长说的那些话,我觉得没什么好谈的了,我也撤了。没意思。’后退群。通讯中断(电话、微信、QQ拉黑)。此时我XadSafe团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这意味着XadSafe3.1.6公测版后的所有更新、bug修复等工作无法继续跟进。
    615事件三小时后,即凌晨4点,我团队中的老武从安徽宣城去南京中转直飞深圳,到达深圳后火速包车去了李某所在地,东莞虎门某网吧,就相关问题展开了协商。李某作为郑州佳通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之员工,在其自己私自离岗后,将原本属于郑州佳通的XadSafe 3.0代码占为己有,起初该事实也得到了李某的认可,经过他人指点后(期间:某人用QQ问李某,谈判工作进行如何?等等,该聊天内容为老武从李某电脑QQ聊天窗口所见),否认其郑州佳通员工之事实,并咬定XadSafe 3.0为AdF**2.0的代码上基础上再次开发。经过拉锯式谈判,直至6月17日,在对方无法妥协后,我团队经过沟通后,本着用户至上之原则,暂时放弃该代码的回收工作。以上等行为根据我国相关法律、法规,可直接定性为员工在职期间,劳动成果归郑州佳通所有。后续郑州佳通将通过法律途径,就代码归属等相关事宜继续追溯。
    615事件后,经过网络的发酵,原本XadSafe的意向投资人,也中断了其投资意向。
    本着为用户负责之态度,我团队经过协商后决定:自筹资金(资金来源,为原虚空计划回购郑州佳通XadSafe项目中,将自有房屋抵押银行贷款),力邀行业之大牛,加入XadSafe研发团队,参与XadSafe 4.0的研发工作,XadSafe 4.0将在原有用C开发的XadSafe 3.0代码(完成度85%)的基础上进行开发。整个开发周期、测试调试等工作预计两个月。
    正如李某所说:‘3.0拿什么更新? 最高版本号只能用到3.1.6。’是的,我们拿什么更新......
尔等背信弃义之人,试问是何居心,良心何在,道义何在,还大言不惭的其渠道中叙述:‘XadSafe3.0的驱动中有限制,15天后失效。’孰是孰非已经不重要了,在法律如此之健全的当今社会,其行为日后自有定论。

    出于对用户负责到底的态度,自本日起关闭XadSafe3.0注册并开放XadSafe2.6注册,已经在使用XadSafe3.0版本的用户,我团队已经安排研发做IDC、网吧服务端、驱动等所有程序的逆向分析工作,排除所有风险,后续我团队也会将结果公布,同时我团队也会竭尽所能为广大用户排忧解难。

    XadSafe团队
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